春天里 - 王旭 刘刚(北京流浪歌手)

in Uncategorized音乐 with 7 comments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 在桥下 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毛髻胡须
没有情人节也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 在夜晚 在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凝视着此刻烂漫的春天
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
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
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

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
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
我的眼泪忍不住地流淌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
请我留在 在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Comments are closed.
  1. 逝水不归

    这两个不同年龄的人,都给人似曾相识之感。
    在这个迷茫虚空的社会,这种生活太普遍了。
    也许剖析痛苦的层次深浅是众生烦躁排斥的,
    但不能不说,这个年长者貌似比小的释放些,
    但在现实中,象极了一个酗酒蛮悍的老战友,
    真到了抒发和有条件表达的时候又不知所云。
    因为他们未必因为痛苦就一定知道痛苦根源,
    没有深思的嘶吼不等于呐喊,止于表面创伤,
    人就很难有灵魂的撕裂与了悟,甚至执迷不悟。
    网络的关注,多是平民被剥夺压抑的久了,
    一种触景伤情的共鸣,但随着两人个体境遇改变,
    他们很自然便成为工具,或许乐于充当道具,
    这种“际遇”对于世俗大众,只能是悲喜交加,
    如同国人秉性里习惯遗忘,忽略与被忽略,
    就成了一再一再重蹈覆辙的因果。一再地反复。
    这就是有“家”和无家兼流浪者共同的命运。

    1. @逝水不归

      深刻

  2. 无处可去的旅行

    “如果有一天”?明明已经历历在目的悲惨结局和残酷的生存现状,
    人们借助歌谣来逃避麽?把天天在发生的“老无所依”当成“假想”的、
    仅仅是遥远的某天“有可能发生”?把现在时的残忍替换成“也许”,
    之后呢?看不到反抗、愤怒和挣扎,看到的是无奈加无奈“请把我埋”!
    一个不知道反抗的民族,没有资格抱怨!一个放弃挣扎的人,不值得搭救。

    就象博主所纪念的和平奖,那个信誓旦旦承诺“一定彻查到底,把‘罪人’绳之以法,给人民一个交代”的影帝忽悠完了却倒行逆施,自己不去查,
    倒是不惜动用一切爪牙土匪武装,拦截、刁难、毒打公民志愿者,
    一如08年不惜开动“整个国家的司法机器”来剿杀呼唤公平的杨佳,
    流氓地痞们难道不正是当年毛周老一代真正的革命者教育人民要认清本质的
    那一批牛鬼蛇神吗?现在它们咸鱼大翻身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说明了什么?谁背叛了原旨信仰成为叛徒党的黑罪势力代言人?
    “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这些党章里的誓词被哪些败类“流氓化”了?

  3. 不得不佩服媒体喉舌的洗脑本领,如今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分不清是非了。
    把暴君当作神,当流氓当作英雄。

  4. 无处可去的旅行

    把暴君当作神,当流氓当作英雄。如今的绝大多数人,已经分不清是非了。

  5. 执政境界抢大饼

    春天里,这个语境的悲凉仍是引不起人对自身的反省。
    这首歌,“如果……老无所依”,现实的不公提出来了,
    怎么解决?也提出来了“请把我埋……”这能解决老无所依?

    可见,“春天”不一定就是欣欣向荣的开始,
    在这个社会,还将是坟墓和终结的必然含义。

  6. jianpanyizhi

    草根终究是草根,何况还是两颗长在贫瘠的土地上不那么繁茂的草根。够了,别再扑腾了,还是回到那简陋的出租屋里光着膀子,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掐着麦克随便你怎么喊。咱一没有文化、二没有思想、三没有基础、四没有功底、五没有资金,只有一位伯乐(眼睛还有毛病),别扯了咱回家吧!踏踏实实过日子,别再让人当猴耍了,否则你们的后果不是盆满钵满而是声名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