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川藏线第40天

in 日志Uncategorized with 0 comment

2014.5.13
四千多米海拔的金达村真不是开玩笑的,俺那个睡袋套在身上感觉就像没套东西似的,这坑爹的睡袋一路上可把俺冻惨了。虽然睡在办公室里,还是被冻得几乎一夜没睡…脚跟冰块似的,一点温度也木有。

七点多出发,路上一点阳光也没有,全身上下特别是手指冻得发麻。俺们使劲往有阳光的方向赶,好停下晒太阳吃午餐。
八点半左右终于追上阳光啦,俺们等一大排军车通过后,就坐在路边的石头上吃干粮。这时铁脚和果冻郑重其事滴宣布,他们俩要离开队伍搭车走了。俺当时的反应是要走就走,别tm磨磨唧唧婆婆妈妈的,铁脚都念叨两天了,让人心烦意乱。
于是,这两个从成都开始,一路和俺一步步走了一千多公里,直到这里的老队友,终于也要离开队伍了。这下俺们队伍就只剩下三个人了,俺,小贾和小叶。


剩下三个人继续前进,走到田妥村时休息片刻,一个大妈笑嘻嘻的背起小叶的背包走了一圈。


雪山下的田妥村感觉比田妥镇还要大。


刚出村不久,看见一只小牦牛口鼻流血跪在路边,像是被车撞了,或者是从山上摔下来的,一条狗正朝它狂吠。藏民的习俗是摔死的牦牛就不要了,扔在那里自生自灭。好可怜的小牛啊,俺们也只能看着它慢慢等死。

距离明天的目的地~邦达镇,还有49公里。


在左贡买的一块钱一个的豆沙馅烧饼,挺好吃的,六个都吃完了。然后小叶吃了一块昨天金达村委会大姐送的压缩饼干,叫着太难吃啦,呃…压缩饼干还想有多好吃呐~ 于是俺和小叶都把压缩饼干送给了路过的藏民~


过了一个 阿四村,一个 斜库村。名字都挺奇葩的…


到了雪库村时,俺们看到河面上有空中飞人灰来灰去,好新奇呀~ 俺们立即跑过去,让村民教俺们怎么在钢索上灰到对岸去。太好玩啦,河对岸的一群小孩和几个女人笑嘻嘻滴看着俺们滑过去。可是灰回来的时候,因为滑行的速度太快,就用手抓钢索当刹车,结果抓错方向抓到滑轮前面去了,幸好及时放手,只是把食指夹青了几处,木有大碍。
小贾排在最后一个滑,突然冒出一大堆拿着长枪短炮的中年人对着他拍照,还有个风骚的女人向小贾借了手套滑过去,笨手笨脚的挂在半空中,幸好对岸的村民跑过去帮忙,滑回来还手套连个谢字都没有。俺背上背包准备走了,还问俺借手套,借个毛!于是他们也悻悻滴坐上一大排川A牌照的车走了,真是讨人嫌的一群人。


这应该是318最低的一个里程碑了,都低到地里去了,多少公里也看不到…

5点的时候到达今天预计的目的地~斜马通村,没想到的是这只是个只有12户人家的村庄。所幸我们进入村庄问的第一个老人,就非常爽快的同意了俺们求借宿的请求。马上带俺们去他家,家里还有两匹很漂亮的马呢…
村里的小孩全都跟着我们来了,只好一人一颗糖打发了。然后坐在门口和老人聊天,老人会说些听着很费力的汉语,不过能说到这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俺们最怕的就是没有一个村民会说汉语。
晚上又发生了件意外的事,当我们坐在老人家里玩手机时,突然闯进一个背包客,也是求借宿的,这也太巧了吧…然后他马上熟练滴拿出锅泡方便面,也没怎么跟俺们说话。他说自己是个徒搭的,看来跟我们是不同路的。
老人煮了米饭邀请我们一起吃,盛情难却挖,关键是俺们已经两天没有吃米饭了。菜是一碟煮白菜,俺没怎么吃菜,狼吞虎咽滴吞了两碗米饭。
老人的儿子放牦牛回家了,他们一家就围着炉子坐在地上吃起了饭。俺们三个是坐在饭桌上吃的,快吃完时,老人媳妇会过来帮忙添饭,除非你不吃,否则是拒绝不了这个要求滴。
吃完饭,小叶在征询同意后给他们拍了张照片,这下老人的儿子兴起了,让小叶给他们全家拍了各种各样的照片,然后说以后把照片寄给他们。他还掏出了价值不菲的天珠项链给我们观赏,一个珠子就价值好几万呢。这项链是他们一个珠子一个珠子串起来滴,有几百一个几千一个和几万一个。晚上的照片就不发了,因为俺的手机晚上拍照实在太烂,惨不忍睹。
然后俺们向他要了家庭地址和姓名,等到了拉萨把手机照片冲洗出来,再寄给他们。是用小叶的小米手机拍的…老人儿子的名字叫:扎西达吉
折腾了半天俺们都困了,就出来打地铺睡觉咯,吸取了昨天晚上被冻醒的教训,俺晚上穿了两件衣服和一条保暖秋裤睡觉,这下暖和多啦。那个背包客也已经睡着了,他的装备比我们好多了。
出来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屋里头一家人集体诵经的声音,全家人拥有相同的信仰真好…




明天俺们三人的计划行程也很短,只要没有走到20多公里的邦达镇,准备在邦达休息一天。后天翻越海拔4658的业拉山,同时尽快下山,因为下山时要穿过著名滴怒江72拐。所以俺们后天得抓紧时间,尽快走到山下的嘎玛村,行程应该是40公里左右,其中包括十几公里的上山,对酒精考验的俺们来说,难度应该不是很大!
今天行程33公里,以后我们三人行应该都会保持在这个速度,相对轻松一些。

Comments are closed.